选择语言:
News 产业资讯

全球半导体走到了岔路口?

日期: 2020/5/8 16:57:29
浏览次数: 7

自杰克基尔比在1958年发明第一块集成电路以来,半导体产业获得了飞速的发展,而作为集成电路产业的起源地,美国迄今为止还是全球当之无愧的半导体老大。无论是在芯片设计、设备,甚至标准的制定上面,全球行业都唯美国马首是瞻。但即使如此,因为新技术的兴起,半导体产业在历史上也经历了曾经历了两次迁移。第一次带动了日本半导体的繁荣,第二次成就了韩国半导体今日的地位。

现在,在可预见的未来当中,半导体仍然会在5G、人工智能等领域发挥着重要的作用。由此所带来的利益引起了众多地区的垂涎,再加上一些地缘政治的原因,这就引发了不同国家地区围绕半导体行业所展开的竞争,
尤其最近几年,中美、日韩的冲突,欧盟的觉醒,这是否会影响目前全球半导体格局?

 

全球IC市场与GDP日益密切

在2018年,知名分析机构IC insights曾经发布了一份集成电路产业与GDP关联的文章。根据他们的统计显示,在2010 ~2017年间,全球GDP增长与IC市场增长之间的相关系数为0.88,这是一个很高的数字,因为按照IC Insights的理论,完美的相关性为1.0。

 全球半导体走到了岔路口?

ICinsights在报告中指出,自2010年以来,全球经济增长一直是集成电路产业增长的主要影响因素。在这个“全球经济驱动”的IC产业中,利率,油价和财政刺激等因素是IC市场增长的主要驱动因素。这与2010年之前有很大不同,当时资本支出,IC产业能力和IC定价特征推动了IC产业周期。

 全球半导体走到了岔路口?

在上图,ICinsights展现了自1992年以来,全球GDP和IC市场的实际年增长率。按照他们的统计,在2010年之前的30年中,相关系数从20世纪初80年代的、相对较低的0.35,到20世纪90年代的-0.10的负相关(基本上没有相关)。然后又发展到21世纪第一个10年内的0.63,再到后来的0.88,总体呈上升态势,具有较强的规律性。
IC Insights认为,越来越多的兼并和收购导致主要IC制造商和供应商减少,这是供应基础的一个重大变化,说明该行业的成熟有助于促进全球GDP增长与IC之间更密切的关联市场增长。其他因素包括fabless商业模式的强劲变动,以及资本支出在销售比例中的下降等,这些趋势表明半导体行业的巨大变化可能导致长期波动较小的市场周期。
而根据他们的预测, 2018到 2022年,全球GDP和IC市场相关系数将达到0.95,高于2010~2017年的0.88。考虑到现在集成电路的应用场景越来越多,所以不同国家和地区对这个领域有了更多的重视。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主导下的美国,正在以各种原因,力求打压中国企业以及半导体产业。这在全球引起了广泛的讨论和深远的影响。例如日本对韩国的材料制约。这也许就成为世界半导体格局的新起点。


中韩:国产替代是最有力的反击?

在传统半导体强国的施压,中韩两国都在此时强调了国产化的重要性,并加以发展。
从中国方面来看,基于我国半导体产业链不完善的现实,在过去几年中,中国开始强调半导体产业链的布局。在这期间,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也即“大基金”)应运而生。根据数据统计,大基金一期直接投资了75家企业,涉及了封装、制造、存储、第三代半导体等多种领域。同时大基金二期也已筹备完毕,并已经开始对相关半导体企业进行投资。
同时,美国对我国半导体进行的遏制,也倒逼了我国加快本土半导体产业的发展,加速了国产替代的进程。因此,在过去几年中,国内半导体也出现了一些明星企业,也孕育了很多初创半导体企业。在这种趋势下,中国半导体产业也在多个方面有所突破,推动了中国半导体产业国产化的进程。包括中芯国际14nm工艺已经开始贡献营收、长江存储推出128层闪存、华为已接到多个国家的5G订单、中微5nm国产刻蚀机已获得台积电认可。
除此之外,受惠于智能手机、安防、ETC等新兴领域对半导体产业的需求,汇顶、卓胜微、思特威、博通集成等专注于细分领域市场的半导体企业也获得了巨大的成长。
以晶圆代工产业为例,根据波士顿咨询之前发布的报告,结合目前半导体产业形势来看,单就晶圆代工领域而言,目前已有一部分中国半导体企业将其订单转向中国大陆,这会为中国代工企业带来新的营收,同时这笔营收还可以继续投入于下一代工艺的研发,形成健康的循环。
韩国方面,面对日本对他们的遏制,韩国也出台了相关措施。如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在去年7月决定对半导体材料、零部件、设备研发投入6万亿韩元的预算,以应对日本限制对韩出口。在此驱动下,在材料方面,韩国先后在高纯度氟化氢、光罩基板等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在设备方面,以三星旗下Semes为代表的韩国设备厂商也正在迅速崛起,供给其本国的半导体设备需求。
同时,韩国半导体企业也正在试图减少对存储产品的依赖,发展除存储以外的半导体产品。其中,就包括以三星和SK海力士为代表的存储巨头正在向CIS领域发展。此外,来势汹汹的三星也试图通过晶圆代工业务来减少对存储业务的依赖,韩国政府也同样为之送上了一份大礼——韩国政府宣布10年编列至少1兆韩元预算,全力扶植韩国系统IC产业,达成2030年韩国成为全球晶圆代工第一、IC设计市占率10%目标。
和中国一样,韩国半导体也在日本的紧逼下获得了新的突破。
以光罩为例,据报道,韩国芯片厂使用的光罩基板约90%是依赖于日本供应。这也是韩国大量进口自日本的20种高科技材料之一,为此韩国政府希望在20种主要材料、零件、设备,能脱离对日本的依赖。
而在上月中下旬,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宣布,韩国化学大厂SKC目前正对用于半导体制程的光罩基板(Mask Blank)的试作样品展开测试,预计2020年下半年正式展开量产。
因为中韩是两大电子产品供应国,在晶圆代工方面也有不少的份额,如果他们在庞大的晶圆厂供应链以及芯片供应商依赖于其国内的企业,这或多或少会对当前的半导体供应链带来一些不确定因素。


欧洲能独善其身?

在亚洲市场与美国半导体市场的对刚中,欧洲半导体或许也不能够不受到这场旋涡的影响。
从好的一方面来看,由于贸易环境的变化,中国半导体厂商的产业链或许会发生转移,同时,欧洲也不乏一些实力强劲的老牌半导体厂商,因而这些欧洲组件也成为了替代美国产品的选择之一。同时,由于欧洲半导体厂商大多具备IDM的优势,能够在设计、制造、封测等环节上全部满足相关规范,同时打造极具竞争优势的产品,这是竞争对手在短时间内无法复制的。在这优势下,半导体产业链或许在一定时间段内会向欧洲倾斜。根据波士顿资讯发布的报告显示,美国半导体公司损失的另一半收入将流向欧洲或亚洲的替代供应商。
除此之外,波士顿咨询的报告中还推测,除了近期转向需要迅速提高产能以应对需求激增的新供应商所带来的动荡之外,中国还在为计算密集型应用开发可行的替代高性能处理器,在这方面中国可能会与亚洲或欧洲其他地区的新供应商密切合作,而这也是欧盟的发力点之一。
而我们都知道,早在2018年,欧盟就曾推出过一项“欧洲高性能计算联合计划”,该计划,致力于研发欧洲第一批E级超算先导系统,进而推动本土高性能计算生态系统的发展。其中所涉及的EPI计划则致力于协同设计和开发低功耗微处理器,这也是确保将高阶芯片设计核心留在欧洲的计划。同时,这也表明,欧洲国家自己正在积极努力摆脱美国CPU供应商和体系结构。
从另一方面看,在贸易局势没有发生变动的情况下,很多欧洲半导体企业都将中国视为是支持其继续发展的重要市场,但是伴随着中国国产化的趋势,这些企业在中国市场的份额或许会受到打击。因此,他们要不断投入大规模的研发,开保障其先进性,以此来维护其在高端市场的优势(中国半导体企业全面进入高端市场,还需要很长时间的努力)。
尤其是在汽车和工业等高端市场,欧洲半导体厂商们正在积极布局该领域以抢占先机,这其中的代表就包括英飞凌和意法半导体。对此,英飞凌也于前不久宣布斥资101亿美元收购了赛普拉斯。此外,这两者也同时针对汽车领域中所用到的第三代半导体做出了布局。以意法半导体为例,自今年以来,意法半导体不仅收购了氮化镓技术创新公司Exagan,还宣布与台积电联手以加速市场采用GaN产品。
同时,本地半导体供应链也是一个潜在的不确定因素。在如今贸易形势的影响下,欧洲半导体企业也不得不开始重新重视其本土半导体产业的发展。据路透社报道,欧洲半导体产业正请求欧盟提供更多的援助。该产业正寻求在试探性复苏的基础上取得进一步的发展,拥抱人工智能等技术,并克服威胁全球供应链的贸易战带来的不利影响。
欧盟也很关注半导体的生产制造,2013年,欧盟就曾宣布将增加4条先进生产线建设计划,包括发光二极管和450mm晶圆等。而伴随着半导体局势的动荡,欧州半导体企业似乎也正在重新重视将其半导体产线落实在本地的计划。而后,2019年,德国的英飞凌公司宣布将在奥地利的菲拉赫建造一座耗资16亿欧元的工厂,这将是英飞凌第二家能够在 300 毫米芯片上制造芯片的工厂。


结语

在当前的贸易局势的影响下,全球半导体市场都面临着重大的挑战。但全球半导体格局的变化,往往是由市场而主导的,半导体产业的发展不仅仅靠技术,也要考虑成本。在这种趋势之下,代工业务和Fabless企业才得以发展。而在半导体产业接下来的发展中,新兴领域市场或将成为半导体产业发生迁移的推动力之一。在这当中,也会促生一些新的势力出现。
同时,我们也看到,半导体产业能够在未来诸多领域中获利,因而,在贸易上也出现了一些纷争。而这也坚定了很多国家推动国产化的决心,这个过程中,虽然要付出大量的投资以及时间,但也说明了掌握核心技术的重要性。
此外,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突发状况出现,也多多少少影响了半导体产业的发展,对材料供应、制造方面造成了一定阻碍,而这或许也是加速全球半导体产业发生变化的又一不确定因素。


文章来源:半导体行业观察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


  • 相关阅读: / News More
  • 点击次数: 8
    2020 - 07 - 15
    JEDEC固态技术协会今天将发布其下一个主流存储器标准DDR5 SDRAM的最终规范,这将标志着计算机存储器开发的一个重要里程碑。自90年代末以来,DDR的最新版本一直在驱动PC,服务器以及所有产品之间的发展,DDR5再次扩展了DDR内存的功能,使峰值内存速度提高了一倍,同时也大大增加了内存大小。预计到2021年,基于新标准的硬件将在服务器级别开始采用,然后再推广到客户端PC和其他设备。DDR5规范最初计划于2018年发布,今天的发布相对于JEDEC的原定计划有些落后,但并没有降低新存储器规范的重要性。像之前的DDR每次迭代一样,DDR5的主要重点再次是提高内存密度和速度。JEDEC希望将两者都提高一倍,最大内存速度设置为至少6.4Gbps,而单个封装的LRDIMM的容量最终将达到2TB。一直以来,存在一些较小的更改以支持这些目标或简化生态系统的某些方面,例如,DIMM上的电压调节器以及芯片上的ECC。变得更大:更密的内存和芯片堆叠我们首先简要介绍一下容量和密度,因为与DDR4相比,这是对标准最直接的更改。DDR5的设计时间跨度为数年,它将允许单个存储芯片达到64Gbit的密度,这比DDR4的最大16Gbit密度高出4倍。结合die堆叠,可以将多达8个管芯die为一个芯片,那么40个单元的LRDIMM可以达到2TB的有效存储容量。或者对于更不起眼的无缓冲DIMM,这意味着我们最终将看到典型双列配置的DIMM容量达到128GB。当然,当芯片制造赶上规范允许的范围时,DDR5规范的峰值容量将用于该标准生命周期的后期。首先,内存制造商将使用当今可达到的密度8Gbit和16Gbit芯片来构建其DIMM。因此,虽然DDR5的速度提升将是相当立即的,但是随着制造密度的提高,容量的提升将更加缓慢。更快:一个DIMM,两个通道DDR5的另一部分是关于再次增加内存带宽。每个人都希望获得更高的...
  • 点击次数: 3
    2020 - 06 - 30
    新兴的非易失性存储器(eNVM)在CMOS的基础上,拓展了应用范围。在几种选择中,相变存储器,自旋转移转矩随机存取存储器(STT-RAM)、电阻式随机存取存储器(RRAM),以及英特尔的Optane等是主要的新兴存储技术。尽管有COVID-19疫情影响,还有贸易争端,再有,英特尔的Optane DIMM延迟,以及许多其它负面影响因素,但新兴的存储市场仍将在未来十年中显着增长。由Objective Analysis和Coughlin Associates联合发布的最新报告“新兴存储找到了方向”表明,新兴存储技术正在迅速发展,到2030年的总收入将达到360亿美元。这是由两种动力驱动的:首先是当今领先的嵌入式存储技术SRAM和NOR闪存无法有效扩展到28nm以上,因此将被嵌入式磁阻RAM(MRAM)或其他技术取代;第二个因素是采用了英特尔的Optane DIMM,正式称为“ Optane DC持久存储模块”,它有望抢占服务器DRAM市场的大量份额。美光和英特尔推出了3D XPoint存储技术,其使用了一种相变技术,具有很高的耐用性,性能比NAND好得多,尽管它比DRAM慢一些,但密度比DRAM高。这些优点正在影响市场对传统DRAM的需求。英特尔于2017年推出了采用Optane技术(基于3D XPoint)的NVM SSD,并于2019年开始销售Optane DIMM模块。另外,磁性RAM(MRAM)和自旋隧道扭矩RAM(STT MRAM)开始取代NOR、SRAM以及部分DRAM。STT MRAM和MRAM的发展速度将促使其价格逐渐降低,并且假定其容量增加以降低生产成本(假设其容量增加,从而以高速和高耐久性的非易失性存储器替代易失性存储器,这些技术将具有很强的竞争力)。铁电RAM(FRAM)和某些RRAM技术具有某些利基应用,并且随着HfO FRAM的使用,可用于FRAM的利基...
  • 点击次数: 2
    2020 - 06 - 29
    【2020年6月28日 - 中国上海讯】全球电子技术领域的领先媒体集团 ASPENCORE今天在上海龙之梦万丽酒店隆重举办 “ 2020中国IC领袖峰会暨中国IC设计成就奖颁奖典礼”。本届峰会以“中国IC的‘危’与‘机’” 为主题,特邀中国半导体产业界最受瞩目的本土IC领袖,共话全球变局下中国IC设计产业面临的挑战与机遇,并与现场数百位资深设计工程师、管理精英和技术决策者共同探讨“中国芯”的突破和未来成长之道。同时,本届峰会还特别安排了实时全球视频直播。“自从2002年以来,我们已连续举办了18届中国IC领袖峰会。不忘初心,我们始终致力于推动中国半导体行业的发展,并借此表彰在2019年取得了突出成就的公司、团队和个人。”ASPENCORE亚太区总经理和总分析师张毓波表示。“我们清晰地意识到,在中美科技冷战和全球新冠疫情的大变局下,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面临诸多挑战。然而,对很多中国本土IC设计公司来说,这些挑战的背后也预示着前所未有的机会。获得中国IC设计成就奖的企业、团队和个人都是成功掌控发展机遇和挑战的姣姣者,我向他们表示祝贺,并期望更多的本土IC设计公司脱颖而出,让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更加健康且丰富多彩。”十八年来,通过对逾百万电子行业专业人士社群的持续调查,‘中国IC设计成就奖’一路伴随和见证了中国IC产业的成长与发展,是中国电子和半导体业界最受关注的技术奖项之一。本届颁奖典礼共颁发了四大类别的76个奖项,表彰引领技术创新、推动行业发展的企业、团队、管理者和产品。通过电子工程师、资深分析师和半导体业内人士公平、公正的投票评选产生,奖项及获奖者代表着行业的最高水准。此外,本届颁奖典礼还为入选EETimes Silicon 100榜单的中国IC设计公司颁发了奖杯。获奖公司、产品代表及个人合影2020中国 IC 设计成就奖获奖名单揭晓“2020年度中国 IC 设计成就奖”的...
  • 点击次数: 7
    2020 - 05 - 28
    半导体设备市场,处于整个半导体产业链的上游。无论是IDM,Fabless,还是Foundry,芯片元器件都要通过工厂制造才能体现出其现实价值和市场需求情况,而无论是制造,还是封测,都必须依赖相应的半导体设备。因此,半导体设备市场的出货和销售额,能够很客观地反映出芯片元器件市场的景气程度,泡沫较少,具有很高的参考价值。而从刚刚过去的4月份来看,以日本和美国为代表的全球半导体设备出货量都很乐观,总体来看,延续着2019 下半年以来的复苏势头。据日本半导体制造装置协会(SEAJ)初步统计,今年4月,日本半导体设备销售额较去年同期大增16.4%,连续第5个月增长,创17个月来最大增幅、销售额创19个月来(2018年9月以来)新高。2020年1-4月间,日本半导体设备累计销售额较去年同期增长9.6%。SEAJ在今年1月公布的预测报告指出,因期待存储器厂商的投资将回温,预估2020年度(2020年4月-2021年3月)日制半导体设备销售额将年增8.0%,至2兆2,311亿日元、优于前次(2019年7月)预估的2兆2,079亿日元;2021年度有望重回两位数增长,预估将年增12.0%,至2兆4,988亿日元、优于前次预估的2兆3,712亿日元。2018年度-2021年度的年均复合成长率(CAGR)预估为3.6%、高于前次预估的1.8%。可见,进入2020年以来,日本的半导体设备出货非常喜人,且看上去全年无忧。与此同时,另一大半导体设备出货地区——美国的情况也类似。据SEMI统计,4月份北美半导体设备制造商总营收为22.6亿美元,比3月份的22.1亿美元增长2.2%,比2019年4月的19.3亿美元增长17.2%。这已经是美国市场连续7个月保持在20亿美元之上。SEMI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两个月北美半导体设备制造商的销售额分别为23.4亿美元和23.7亿美元,前3个月的同比...
  • 点击次数: 20
    2020 - 05 - 27
    近期,因为美国利用长臂管理原则,对华为及海思的进一步制裁,引发了国内对芯片产业广泛关注。不少媒体对此进行广泛报道,行业人士也进行多方面解读,提出我国半导体要注重发展的几个方向:高端设计、EDA工具、先进制造工艺、核心光刻设备、半导体材料等,从上述几个方面对国内半导体行业发展出谋划策,热闹非凡。笔者在半导体行业从业多年,认为上述措施仅能解决国内芯片产业发展的短期硬环境,其实国内真正要高度重视的是长期软环境:人才环境、知识产权保护及长期的专注精神。 人才环境半导体行业是技术高度密集行业,需要大量的高端人才支撑。人才一方面是靠国外引进,一方面靠国内培养。与其他行业不同的是,半导体行业需要大量具有行业经验的资深技术、市场及运营人才,由于国内半导体行业真正市场化运作的时间并不长(第一家真正市场化运作的集成电路公司应该是1996年在上海设立的泰鼎微电子),大量人才还必须依靠从海外回来的资深专家,从近期上市或有影响力的集成电路相关企业领导人来看,如:武平(武岳峰)、陈大同(元禾璞华)、张鹏飞(上海博通)、张瑞安(乐鑫)、杨崇和(澜起)、尹志尧(中微)、戴伟民(芯原)、许志翰(卓胜)、陈南翔(华润)、赵立新(格科)、盛文军(泰凌)、李宝骐(磐启)等均是杰出的海外回国人才,他们对推动国内集成电路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是国内半导体行业发展真正的推动者。国内半导体产业的发展任重道远,一旦中美完全脱钩,人才断流,对国内芯片产业向更高、更强的产业链顶端发展所起的负面影响是非常深远的,需要引起有关部门高度重视。 知识产权保护集成电路在半导体硅片上生产过程本质上属于一种图形刻蚀过程,通过一些特殊工具可以将硅片上所刻蚀的图片反向提取出来,如果已知原有工艺生产信息,则可以在相同的工艺上,将反向提取的图形重新进行刻蚀,从而制造出与原来芯片几乎相同的产品,这就是所谓的“抄片”,如果将上述产...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 contact us
重庆市南岸区南坪西路63号 中关村创客天下 二栋A207
023-62910096 或 023-62910596
86 0755-2788 8009
icipa@infoip.org
国家电子信息产业知识产权创新平台的建设依托工信部和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的支持, 凭借北京纲正知识产权中心有限公司的专业技术和行业资源,努力打造成国家级知识产权综合性平台。该平台搭建完成后有助于知识产权改革与治理体系现代化,加速科研与技术创新、技术与资本有效对接、 创新成果与产业合理布局,服务“十三五”时期知识产权战略,推动我国知识产权强国建设。
Copyright ©2017 - 2018 国家电子信息产业知识产权创新平台西部分平台 京ICP备18044172号